人物

青蓝资本创始人任刚:产业数字化重构企业商业模式

2019-12-24 18:09:09 来源:中国供应链金融网

来源:亿邦动力


在2019亿邦未来零售大会新定制·亿邦产业互联网年终论坛上,青蓝资本创始合伙人任刚发表了《新一轮产业升级的最大机会》的主题演讲。

他认为,产业互联网是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上游的延伸,延伸到流通行业,延伸到制造行业,第一次真正把整个产业全链条做数据的打通、数据的协同。如果把行业或者把产业打通,把企业内部打通,大家最容易理解的肯定是提高了效率,我们跟上下游的沟通变得更方便,制造变得更敏捷,我们有了更多的数字化销售手段。整个产业数字化带来的改变绝对不仅仅是效率的提升,整个产业数字化带来更大的改变,会让每个产业重新做一遍,让每个产业重新思考它的商业模式,让每个企业重新思考它的运作模式。

据了解,2019第十四届亿邦未来零售大会定于12月18-19日在广州保利洲际酒店召开。

大会以“上新”为主题,举办新流量峰会、新国货峰会、跨境电商年终论坛、产业互联网年终论坛四场大会主论坛;以及新消费趋势闭门会、直播短视频专题课、马蹄社年终大聚会等一系列主题活动。

青蓝资本创始合伙人任刚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为演讲实录:

任刚:非常高兴有机会在亿邦的会上一起学习和交流,我本人还是一个学习的心态来的,听了几位非常优秀的企业家分享他们在各自领域产业互联网的实践,我自己受了很大启发,我很振奋,中国的制造业不是几十年的情景了,我们今天的制造业已经引领了全球产业发展,他们做的这些事情,代表了以后产业发展的未来。

亿邦郑总给我出了一个很大的题目,叫《新一轮产业升级的最大机会》,这个题目很难讲,这个题目太大了,我后来想了想,这个题目也挺好,因为当我们面临特别大的机遇的时候,我们是需要想清楚我们面临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机会,它的本质是什么,我们在里面做什么?今天我想从一个角度来谈谈我对产业互联网的看法,所以我提了一个副标题叫“产业数字化重构的价值实现”。

中国的风投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历史,我本人2006年进入这个行业,有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也经历了2019年资本寒冬。但是过去20年里面,投资界还是投出非常多优秀的可以说是伟大的消费互联网公司,这里面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些公司代表。

整个消费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完成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使命,使我们在整个零售和消费服务领域里的数字化得到非常大的提升,我们很难想象20年前我们能以一个非常便捷的方式在网上购物,今天我们可以拿一个手机,用滑屏的方法浏览商品信息,很容易的在网上下单在网上支付,非常方便的看到物流送达信息和路径,很便捷的拿到商品接受服务。整个消费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几个流通企业,它为零售领域里的数字化基础设施的建设做了特别大的贡献。

另一方面来讲整个产业的上游,包括流通企业包括制造企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是在互联网的世界之外,他们跟互联网没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只是供货商的关系,他们的数字化程度非常低。这个事情在什么时候开始有所转变,大概是说2013、2014年,那个时候投资界开始关注到B2B领域,流通领域,开始在这个领域投资。今天我们看到很多领域支付实现在线化、交易实现在线化、物流实现在线化。我们国家提出“2025规划”,提出以后整个投资界对智能制造非常关注,2015年以后很多资金进入这个领域,2015年看的时候我们设计软件非常落后,基本是用国外厂商的,更谈不上行业专业化软件,今天蔡总也在,他们都是做行业专业化设计软件,这是整个数字化的技术,包括生产制造的数字化。大家用新的思想做MES,用新的思想做ERP,以前我们ERP是德国大型企业的ERP,中国的ERP是从财务软件出发的,真的适合制造业把?未必。今天特别高兴的看到胡总这样的企业,从自己生产的实践出发做MES系统,做自己的软件,真的代表了中国制造业的升级和转变。还有是数控设备,在生产制造环节一定要有数字化设备把我们的原材料变成产成品,我们去一个家居厂商,大量应用的都是数字化设备,现在工业互联网又让这些数字化设备连接在一起。

零售的数字化、流通的数字化、制造的数字化,面临的时间不一样,如果这三个领域都在做到数字化,产业互联网并不是消费互联网一个平行的世界,我们自己不是这么理解的,我们自己的理解,产业互联网是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上游的延伸,延伸到流通行业,延伸到制造行业,第一次真正把整个产业全链条做数据的打通、数据的协同,这是我们的理解。如果把行业或者把产业打通,把企业内部打通,有什么作用?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大家最容易理解的肯定是提高了效率,我们跟上下游的沟通变得更方便,制造变得更敏捷,我们有了更多的数字化销售手段。整个产业数字化带来的改变绝对不仅仅是效率的提升,整个产业数字化带来更大的改变,会让每个产业重新做一遍,让每个产业重新思考它的商业模式,让每个企业重新思考它的运作模式。

业务链、产品链、资产链,我举两个例子,比如一个产品企业,过去整个企业的流程方式是什么?企划部先做产品企划,设计部做商品设计,采购部采购材料,生产部生产产品,最后的重担全部给了销售部,拼命找这种渠道把商品卖到消费者手中,这是原来的模式。我们会由原来的产品思维转向用户思维,就像互联网今天发生的改变,以前一个厂商想了解客户非常难,客户把这个产品用得怎么样,我们不知道,我们甚至不知道两级分销三级分销,货到底卖到哪里,我们完全不一样,以前的厂商没有手段也没有机会真正用一个特别快捷、直接的方法了解客户的需求和反馈,但是今天我们能做到了。像蔡总在家居行业做端到端的方案,蔡总从最终端的销售展示软件一直做到生产软件。我们首先影响想我们的用户是谁?用户在哪里,怎么触达这些用户?我们以前的销售或者营销部门都是以销售为职责,以后我们的销售部门销售要不要做?要做,更重要的是要想方设法触达我们的目标客户,并且洞察客户的需求,把客户的反馈收集上来,这是以后销售部门很大的工作。实现这种转变,你会发现整个产业链条会不同,我们的起点是用户需求而不是商品的设计。

每家工厂都有自己的特长,有些工厂可能擅长某些工艺,或者有某一类熟练的产业工人,但是用户的需求是多种多样,我们满足用户需求的时候希望找到专业的工厂做专业的事情,以前也是这样做的,作为一个品牌商,不同的工艺交给不同的工厂做。但以前我们并不清楚我们的订单做到什么程度,所以在服装行业有跟单员这个角色,干脆派一个人到工厂盯着他们做。到今天真的能实现数字化,特别是利用平台的力量把各方资源拉进来赋能平台,我们发现我们可能有一个新的方式组织生产,既是一种数字化的生产方式,也有众包的思想在里面。我们自己的一个畅想,我们觉得整个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后面会形成一种新的业态,我们管它叫订单驱动的生态协同型组织,以前的企业谈协作更多是谈企业内部的协作,比如不同部门之间怎么协作,以后产业发展到高度成熟的时候,特别是产业互联网把产业实现数字化协同的时候,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协同,产业内部的协同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个时候大家的关系,未必上下游就变成简单的买卖关系,更多是相互依存的关系,郑总也讲到是植被和土壤的关系,大家可能会由竞争的意识向共生意识转变。以后在很多行业里面都会出现千亿级别的协作组织。

我们感觉整个产业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最重要的基础是整个产业的数字化,包括这个产业从设计侧一直到销售侧全环节的数字化,这个数字化带来的改变更重要的是整个产业运作模式的变化,商业模式的改变。

简单介绍一下我们自己,青蓝资本是一个专门专注于投资产业创新和技术创新的一个基金,我们当时取名叫青蓝资本,我们相信创新源于积累,蜕变会产生升华。我们希望以后有更多的机会跟产业互联网里面共同奋斗的优秀企业家和优秀研究机构增加交流,我们共同努力,用新的理念,新的技术,来推动产业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谢谢大家!


相关资讯

南京银行孙明哲:线上化交易银行品牌升级 疫情期间全力支持客户

在疫情初期,南京银行第一时间向湖北武汉捐赠1000万元,全力支持武汉抗击疫情。

中粮基金吴晓鹏:吃喝产业的未来

过去一年里,看过近200家企业、拜会过70余位企业创始人,他们的知识都让我受益匪浅。疫情宅家办公,我也借机整理了关于行业和企业发展的一些看法。

中物联副会长蔡进:对通过供应链推动抗疫和复工的思考与建议

经过这一段时间以来抗击疫情和保供复产的进展,我们深刻认识到在突发事件中,迫切需要建立与完善供应链高效敏捷、协同有序的机制。无论是在...

吴科:本次疫情下催生的新型业态将推动产业互联网下半场开启

疫情后的经济重建已经是每个企业家要面临的现实问题,无论是原来传统行业还是新型行业必将经历一次重构的现状,“宅经济”,“懒人经济”,“隔离经济”一系列的新词汇将出现在我们眼前,使我们应接不暇,冷静地总结下来其实就是产业互联网的下沉,大数据的应用以及全球供应链的形成。

姜超峰:供应链金融的发展趋势分析

供应链是六链合一的复合链条,包括产业链、交易链、金融链、物流链、信息链、监管链。其中,监管链是我们国家去年开始推动在各领域监督管理的链条。什么是供应链金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