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新闻

“当当事变”背后:“夺权”是否合法?执章即掌权?

2020-04-30 09:45:08 来源:中国供应链金融网

来源:网经社


4月26日,当当创始人李国庆被爆带人上门“抢夺”公章事件刷爆朋友圈,引发微博热搜“震荡”,网友称其为当当版“庆渝年”。当当网也迅速反击,报警、挂失公章、召开媒体电话沟通会。在沟通会上,当当副总裁阚敏作为俞渝的代表公开表示,当当管理层都跟俞渝在一起,李国庆离当当越远越好。


今天中午12点48分,李国庆在微博上最新回应称,其持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接管公章,财务章,并给原保管者写了收条。前后15分钟,没有任何撕扯,何来抢?!于此同时,喊话当当股东,董事及阚敏监事和当当全体员工让大家尽管放心,在新的章印管理办法出台前,将独自保管这些章,白天绑在裤腰带,晚上放被窝里,期间承担掌印责任。

那么,在“夺权”事件中生存的当当,未来发展将会受到那些影响?李国庆的策略是什么?此举是否合法、最终能否“夺权成功”?


策略:李国庆“抢夺”公章能否“夺权成功”?是否合法?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律师表示,根据李国庆的《告当当员工书》,李国庆作为股东先召集临时股东会,做出成立董事会的决议并修改公司章程,董事人员除了俞渝之外,还有李国庆及其他三人。然后李国庆召集董事会,董事会做出选任李国庆为董事长及总经理的决议。李国庆根据董事会决议控制公司公章及财务章,进而实现对公司的全面控制。


李国庆的这一“夺权”过程的关键在于,李国庆召开临时股东会时如何表决,其表决权比例到底多少。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李国庆持股27.51%,俞渝持股64.2%。如果从该持股比例而言,如果俞渝不同意,没有办法做出成立董事会的股东会决议。但是,李国庆认为他和俞渝所持股权均为夫妻共同财产,李实际应持有的股权比例是45.85%,李再联合其他股东,持股比例过半,因此可以做出成立董事会的决议。


李国庆最终能否“夺权”成功,取决于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这涉及到公司法和婚姻法的复杂问题。股权是一种兼具人身权和财产权的综合性权利,如表决权、分红权等。虽然李国庆与俞渝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投资设立了公司,根据婚姻法,两人的股权应为夫妻共同财产。但是,就公司事务的管理方面,如表决权,因不属于财产范围,应由公司法调整。所以,赵占领认为,在两人的离婚诉讼未结案之前,两人应以各自名义 分别独立行使包括表决权在内的股东权利。这份股东会决议很可能会被认定为无效。 所以,总体而言,李国庆抢公章的行为是否合法主要取决于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又取决于,李国庆能否在离婚诉讼未结案前以所谓实际持有股权比例的名义行使表决权。


尽管股东会的决议是否有效存在着争议,但是李国庆应该经过深入研究,综合评估。我认为他的策略是不管股东会决议是否最终被认定为有效,他先实际控制公司并争取员工的支持,即使俞渝就此提起诉讼,也耗时较久。而两人同时在打离婚诉讼,最终离婚诉讼可能会对两人共同持有的公司股权进行平均分割,届时李国庆所持有的股权比例也会达到45.85%。


反击:当当能否声明公章作废?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律师表示,当当公司在李国庆夺取公章后声明公章作废,并向公安部门办理公章挂失手续。根据《印章管理办法》,印章遗失、被抢、被盗的,应当向公安机关报告,并采取公告形式声明作废后重新办理备案或准刻手续。关键问题在于目前这种情况是否属于公章“被抢”?李国庆认为是依据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而依法接管。如果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是合法有效的,那么李国庆夺取公章的行为虽然不够文明,但是并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抢夺行为,当当公司也不能适用公章挂失程序将公章作废。所以根源还是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当当公司或俞渝对此有异议,可以依法向法院起诉,要求撤销该股东会决议。但是该诉讼耗时较长,而且诉讼结果存在着不确定性,更何况李国庆和俞渝的离婚诉讼还在进行中,离婚诉讼判决也有可能平均分割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股权,进而李国庆有可能实现“先上车、后补票”。


赵占领还表示,目前从当当公司角度来看,确实非常被动,而且原则上而言,当当公司也不能依据公章挂失程序将公章作废。那这就可能意味着,在撤销股东会决议的诉讼结束之前,当当公司将因没有控制公章而受严重影响,甚至难以正常经营。当然,不排除李国庆此举只是为了增加离婚诉讼和解谈判的筹码,因为无论此举最终是否合法有效,短期内李国庆都掌握了主动权,双方再次坐下来谈判也不是不可能。事态如何发展拭目以待吧。不过不得不说,李国庆夫妻俩也给法律界提出了不少专业、棘手的问题。


影响:夫妻“争权”是否成为未来当当发展的挡路石?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可能有四个方面的影响,分别为:


1、变革受阻 扰乱人心。据网经社“电数宝”数据显示,当当零售电商市场份额从2012-2018年分别为,1.2%、1.45%、1.3%、1.3%、1.4%、0.46%、0.26%,呈现递减趋势。对于当当来说2019年是变革突破的一年。但此次事件阻碍或拖延让当当的变革,创始人之间矛盾升级,那么也会扰乱人心。 


2、影响口碑 用户流失。此次事件再次显现夫妻店模式的弊端所在。李国庆与俞渝事件的升级会影响当当平台的品牌及口碑,对于依赖用户群体的平台来说,此事会影响到消费者对当当的信任,造成用户的流失。


3、模式落后 被竞对甩开。当当在电商行业变化中未能抓住发展契机,错失了几次转型机会。从李国庆离开后,当当的商业模式滞后显露,进入俞渝时代,当当开始求变。但当当在经历上市、退市、散伙之后,已经被京东、拼多多等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


4、回归A股难上加难。当当从美国退市后也曾想回归A股,但无奈A股的上市门槛相对较高,当当的发展潜力和盈利有限,再加上有京东、阿里等强大对手,实现单独上市已几乎不可能。


最后,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还就李国庆带人“抢公章”这类事,近几年发生过的有两件:


2019年12月,上市公司ST围海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夺权,就上演过第一大股东之女(前董事长之女、无公司管理权)带人抢夺财务专用章、财务部门章、所有网银U盾、公司公章等。


今年4月14日,上市公司新宏泽公告称,控股子公司江苏联通纪元的公章、印鉴等被原总经理侵占,上市公司在事实上失去了对子公司的控制。


董毅智表示,尽管类似的情况存在,但在公司各种股权纷争上,此类“狗血”事件很少发生,属于一种底线比较低、较为古老的商业手段。且这一行为并不值得提倡。


此外,李国庆的这一行为是否符合“程序正义”?董毅智认为,首先,当当网在2016年已经私有化退市了,因此要认定李国庆“上位”的合法性、合理性,首先要参照当当内部的公司章程才可定义,这个目前我们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公司内部进行权力交接,既可以内部协商、仲裁、或者按照公司已有章程,实现权力的正常交接,随后,进行正常的诸如公章等业务交接,也可以废旧章,重新用新章。


亦或者,当双方对股权和控制权分割存在异议,就提交法院走司法程序获得裁决,总而言之,都没必要上升为“武斗”和“抢夺”。


第二,结合去年10月当当网的情况,李国庆和俞渝夫妻并未离婚,就目前媒体提供的信息,在股权上并没有迹象表明已经完成分割,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宫斗也不适宜,起码应该等到司法程序认定后。


第三,就公司本身而言,股东的股权纷争,公章抢夺,会给公司的正常经营带来极大的困扰,严重损害企业的对外形象,首当其中的问题就是合作方会问:“我究竟认哪个章?”


董毅智还认为,除了法律约束以外,企业家也应该注意自己的职业形象和道德底线,一家公司正常的股权纠纷,演化成了娱乐性极强的“私生活揭秘”和“宫斗大戏”,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例,昔日中国互联网浪潮中的先锋企业,发展成这样,也是令人唏嘘的。


最后,董毅智提醒无论是李国庆还是俞渝的说法,都不要轻信,也不要随意吃瓜站队,要具备基本的法律意识,最终以司法上的认定的结果为准。


相关资讯

临商银行龙潭支行认真组织《干法》读书活动

临商银行龙潭支行积极响应总行读书活动要求组织员工学习《干法》一书,通过阅读学习,对照自身立足岗位实际查找不足与差距,激发全行员工干...

“五五购物节”:24小时消费超百亿 各电商发布最新战报

5月4日,上海正式启动“五五购物节”,既有拼多多、叮咚买菜、携程、途虎养车等本地电商平台;也有苏宁易购、美团点评、阿里巴巴等外来电商平台纷纷加入。同时,线上反哺线下,在大额促销活动的推动下,被压制的消费欲望正在迎来一轮井喷。多家电商平台交出亮眼的成绩单。

临商银行“惠农贷”支持农业产业发展

临商银行近日推出“惠农贷”业务,着力解决涉农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支持农业产业发展。该类贷款是对符合条件的新型农业主体及农户...

汇丰全力支持中小企业丨复工复产 创变突围

2020的短短数月,美股熔断,石油负价,我们一次又一次见证历史。后疫情时代的复工复产,将是一场不断应对不确定挑战的攻坚战。然而对于勇敢...